笔趣阁阅读网 syxfqc.com,最快更新大明第一太子最新章节!

父子俩又静坐了一刻钟,没有说话,心中都在开始盘算,肃清吏治从来都不是小事,何况是现今官场这种积病难返的境况。

一旦下了猛药,那必然会伴随强烈的副作用,而且真正的开始了那就不能停下,虎头蛇尾不仅是吏治清除不了,反而会让官场风气变得更加糜烂。

这也就是为何前两年朱元璋都是牛刀小试,并没有大开杀戒,因为就当时的情况,杀起来一年砍几万颗头颅都是小意思,内忧外患之下根基动摇民乱再起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朱元璋最先回过神说道:“能在开国之初扭转风气至关重要,咱哪怕花上十年二十年,杀他个十万贪官,就是死后留骂名于世也是值得!”

不等朱标说话,朱元璋仿佛已经看见美好的未来:“只要能成,大明的根基就稳了,你接手的也会是个吏治清明国泰民安的国家,足够你去放手施为,标儿,咱知道你有很多想做的,你将会是千古一帝!”

朱元璋鼻子一酸说道:“父皇才是真正的千古一帝,儿臣只是希望自己不要辜负父皇的信重。”

朱元璋不再这个话题上多说,而是敲着桌子说道:“咱听刘伯温说过,这世上的有清官三类,一者知天理明是非,不随便收取不义之财,二者为了名声名节不收取财务,最后一者就是畏惧律法苛刻不敢收取财物的清官。”

朱标也明白了自己父皇的意思,前两种都不是靠外人能干预的,唯有最后一种被迫的清官却是完全可以造就的,管他心中如何,若是真能吓的他做一辈子清官,那他最后就是一个清官。

朱标点点头说道:“儿臣明日去国子监走一趟,他们当不了御史钦差,但是在旁陪同监督却是比其他官吏强不少。”

朱元璋点点头,这当然还需要准备几天?国子监的学员也培养好几年了?也是时候放出来见见世面,看看他们的成色到底如何?若是不行那就把国子监那些官员都杀了?换上一批新的。

朱标看了眼外面西斜的太阳,莫名闻到了血腥味儿?肃清吏治一旦开始血流成河人头滚滚基本都是可以预见的,朱元璋的铁血意志将会贯彻整个大明王朝。

朱标转回头看向自家父皇?只见那双眸子中蕴含着冷漠以及坚定?在这个朕即国家的时代,一个开国帝王的意志就等于天下大势,任何不顺应天意者,都将会被这股浩浩汤汤的洪流淹没?顺之者昌?逆之者亡。

父子俩商讨到了夜晚,朱标才返回东宫,随便收拾了一下,就到常洛华身旁躺下了,她自怀孕后就很嗜睡而且睡的还很深?朱标躺下后还是有些心绪不宁,伸手摸了摸常洛华的小腹。

才两个月肚子还没鼓起来?胎儿应该都还没彻底成型,不过朱标还是不自觉的嘴角微微上扬?而早就睡熟的常洛华却明显有要惊醒的样子,看来是母性本能在担心肚子上的手会伤害胎儿。

朱标赶忙凑近些拍了拍她的手臂轻声哄道:“是本宫?夜深了?接着睡吧。”

常洛华听到熟悉的声音后安稳了下来?朝着朱标身边蹭来蹭然后就又熟睡了过去,朱标老实的躺了下去,不敢再去触摸。

朱标侧着身子躺着,看着睡姿规矩的常洛华,目光一会儿停留在她脸上,一会儿停在她小腹处,现在他也不知道他是更爱这个女人还是更爱她腹中的孩子。

或许因为这个女人他才会珍惜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,也或许是已经她争气怀上了孩子,所以她才会更喜欢她…………

第二天一早,朱标小心的起床,走到外屋才穿衣洗漱,吩咐伺候的宫女们小心伺候太子妃后,他就去上早朝了。

奉天殿门前早就站满了凌晨就起的官员们,也亏得这个时代的人睡得都比较早,要不天天这样早就过劳死了。

朱标跟徐达打了个招呼,问了问巴蜀之地驻军的安排,那日商讨的时候他也在场,不过因为有事就出去了,后面的也就没有听到。

许达自然不会瞒着太子,何况这点事儿也无需瞒着,咋不巴蜀之后夏国主要成员都被颖国公傅友德押送入京,而汤和则是继续领着大军镇压,等着刘伯温接受政务。

之后就是驻防边境地区,毕竟南方还有云贵地区,里面势力交错不可不防,也是为了未来大明有余力了就可直接兴兵征伐。

等说完奉天殿大门也开了,一旁的鼓声也敲响了,按照规矩进殿跪拜后,早朝就又开始了,

先是老生常谈的汇报,中书省和六部是主力,其余官员一般也插不上话,等快要结束的时候,一个御史中丞站了出来朝着皇帝躬身说道:“禀圣上,臣要弹劾工部左侍郎李少田贪赃枉法倒卖朝廷物资,请圣上明察秋毫严惩此獠!”

朱标道是没有想到自己父皇要先行工部下手,原以为还是户部呢,这时候工部尚书背后站出一人跪倒在地高声说道:“微臣扪心自问,自上任以来绝无贪赃枉法之行径,每日只知恪尽职守不负皇恩,赵中丞无中生有重伤微臣,还请圣上明鉴,还微臣一个清白。”

朱元璋没有理会他而是问向工部尚书吴宣博:“这李少田是你的属官,不知吴爱卿如何看这件事?”

吴宣博面色有些苍白,伸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冷汗说道:“回禀圣上,李侍郎自上任奉公守法,工部上下皆知,并无倒卖朝廷物资之行径。”

朱元璋不可置否的点点头,然后看向了汪广洋:“左相如何看?”

汪广洋也不是蠢货,而且工部他也从没插手进去过,自然不会趟这趟浑水:“臣以为应当命刑部或大理寺严查此事,若李侍郎却有贪赃枉法之行径自不用多说,若是没有那就应当严惩赵中丞。”

朱元璋点头夸赞道:“爱卿高见,那么胡爱卿如何看?”

胡惟庸闻言没有急着说话,这时候六部官员都有些默契的看向了他,所有人都清楚汪广洋不是当丞相的料,最后定然是胡惟庸主政,所以六部官员早都暗中倒向了他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