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阅读网 syxfqc.com,最快更新大明第一太子最新章节!

朱标听完就知道汪广洋这一顿训斥是逃不掉了,也幸亏他还有用,否则非得被撸下去不可。

朱标微微转头一看自己父皇,果然老朱同志额头的青筋浮现出来了,腮帮微鼓,一看就知道在咬牙。

朱元璋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收复巴蜀就有如此之多的祥瑞,那么覆灭北元收复燕云时候怎么没有?”

汪广洋一愣,这种事情大家不都是乐一乐就过去了,其余本来还想一起凑个热闹的官员立刻就老老实实的肃手而立,汪广洋又没几个心腹过来扛雷,只能自己硬挺。

犹犹豫豫一会儿说道:“应该也是有的,可能没被人看到吧。”

汪广洋说完这句话后看到上位的脸更黑了,突然感觉自己应该回家好好收拾东西了,毕竟也是留放过一回的人了,这次估计能活的舒服些。

不知为何,汪广洋反而放松了,他这次莫名其妙的从被流放路上被调回来直接当了左丞相,就是感觉不对劲。

朱元璋本狠狠训斥一下,让其他官员引以为戒,但是一看汪广洋的坦然的样子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,这家伙当年无罪被他流放了,现在又做为诱饵吊着胡惟庸,往后必然还是要给别人腾出位子。

这种人哪怕是朱元璋都有些不好意思在针对了,其实这种事放在往常朱元璋也就没当没听到,开国四载他在早朝上听的最多就这两件事,一是哪儿有祥瑞了,二就是哪儿又造反了。

可近来各地传来的消息就够让他烦心的了,国朝百废待兴,各地缺衣少食,他还那里有心思跟这些官员裱装盛世,玩什么祥瑞那一套。

朱元璋不再理会汪广洋,把目光投向其余官员,尤其是礼部那些人沉声说道:“咱不信那些没亲眼看到的东西,咱之信治理天下不能弄虚作假,你们今后凡是祥瑞的事情不要上奏朝廷,发生灾害异常和蝗虫干旱才要立刻上报,孰轻孰重要分得清楚!”

胡惟庸立刻上前一步说道:“圣上敬天勤民,是天下苍生之福,也是圣子神孙之祖训,臣等谨遵教诲。”

其余官员也立刻跪拜下午说这:“臣等恭听圣训。”

这一下就只有汪广洋坐蜡了,他整个人都灰暗了,他不是蠢货自然想明白是被人算计了,这种事怎么会这么巧碰到圣上心情不大好的时候。

不过也没办法,他在中书省势单力孤,早些年的朋党在当初就被杨宪打散了?现在虽然是名义上的当朝丞相?可却被自己副手压的死死的,本来他也认了?什么事都由着胡惟庸?可现今却觉得胡惟庸有些过分了

朱标站在上面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,汪广洋终于有点儿斗志了?这就好,否则提他上来做什么?往后就看看他的本事。

朝中沉默了片刻?礼部尚书上前说道:“禀圣上,颖国公押送前夏国国主明升班师回朝已至武昌府,不日即可抵达京师,不知道受降仪式该如何筹备?还请圣上示意。”

华夏自古就是礼仪之邦?各种礼节仪式是很全的,加上历朝历代战争不断,投降国灭也时有发生,所以亡国投降之礼也是有一套规范的。

朱元璋询问了下臣子们的意见,刑部尚书上前说道:“自有古法相遵?让明升白衣素服反绑自己,嘴含璧?其国大夫穿孝服,士子举着棺材?领着夏国宗室在京师外三跪九叩,圣上派人训斥后解绑受壁烧棺?加以册封如此受降之礼成。”

宋濂站出来说道:“如此折辱过甚了?臣建议按照宋太祖赵匡胤接受蜀主孟昶的投降礼仪?让前夏国国主明昇穿着素服,引白羊犒师,跪地奉降表及版籍降表,行三叩五拜之礼。”

其余官员也来劲儿了,纷纷说出自己的想法,有些很有折辱意味,毕竟败者就是要狠狠的踩在脚底下,也有希望能宽容待明升的,毕竟只不过是个稚童小儿,做得太过未免有些小家子气。

朱元璋听了一会儿看向儿子问道:“太子,你怎么看?”

朱标转过来躬身说道:“儿臣听闻明升此人德行性纯雅,通《孝经》《论语》巴蜀百姓颇爱之,非孟昶那般骄奢淫逸,至于夏国国政因其年幼一直是其母彭氏主政,而今既以降服又何必多加折辱,不如加恩以示父皇宽仁,以安抚巴蜀百姓之民心。”

朱元璋满意的点头说道:“太子所言极是,诸位爱卿以为如何?”

刚才叫的最欢的刑部尚书当先跪下哽咽道:“微臣惭愧,年余四旬竟尚有骄横之心,远不如殿下仁德,听闻太子殿下此言愧疚不已,我大明泱泱大国正该有此风范,明升稚童小儿得此厚恩自会安心归顺,巴蜀百姓也会尽快归于王化。”

至于刚下希望从轻处置的官员们仿佛得了大胜一般,更是应声附和不已,都想着太子果然仁厚,对待降国败主都是如此,更别说对自家臣属了。

事实上没几个人希望自己服侍的是心狠手辣的帝王,毕竟心狠的人对内对外都是如此,只不过当今圣上大势早成,又有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之能,他们只好低头做人。

但他们可不希望往后的帝王各个都是当今圣上的心性,大家做官儿都是求个名利,何必逼死我们,已经有不少人在心底默默盼着老朱早日驭龙升天,这样他们也好从烈阳下面松口气。

朱元璋在上面晒然一笑,臣子们什么心思他再清楚不过,他也是在别人麾下做过事的,自然清楚默默咒自己上司死是什么感觉。

默默的扫视了一圈朱元璋心中想着,别说咱身子骨儿比你们这些老棒子强,就是真不行了,咱也一定得带着你们全家走,你们还是盼着咱多活几年吧。

朝廷之上其实还是有许多元朝投降的臣子,尤其是文官儿,朱元璋的淮西勋贵基本都是武夫,打天下行治天下就不行了,无奈之下接收了不少这样的人。

毕竟当初是王朝末年乱世之局,能读书的就那么些个,有当官儿经验的汉人也同样就那么些个,你不用他们,这个朝廷就运转不起来,要真论起来李善长刘伯温等人都在元朝当过官儿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